20150202-開源為永續、專案是一時

2015-09-26 01:13:30 的螢幕擷圖

OpenFoundry要結束了?上個月22日iThome一篇報導,披露OpenFoundry將於今年(104)年底吹熄燈號,也引發了網路論壇上陣陣討論的漣漪。這兩個禮拜來,我信箱裡的各種詢問雖不至於雪片般飛來,但總是一天裡必然有二到三封,捎來關懷的訊息。所以雖然說,一般還在職的人傾向不去討論這些事,但一個一個回覆實在沒效率,也甚是不好意思拂卻每個關心者的詢問,基於我們身處開源界,雖然並非事事都能公開透明,但都被點名到了,也就坦然的分享一些想法,所以,就從權透過這篇文字做基礎解釋。

2015-09-26 01:13:30 的螢幕擷圖

文摘開頭就寫明了:「開源發展為永續、專案執行為一時。」OpenFoundry作為一個依規劃執行的專案,本就有日出、日落的時候,套一句現在很流行的用語,可以自我溢美的說:「階段性任務已達成,或是說,階段性任務已確定不會達成。」這個階段性任務,指的是開源軟體專案託管平台(Open Source Webhosting Platform)這個任務。誠然OpenFoundry在創立之初的十年前,網路頻寬、硬碟空間,都是非常的物不美價不廉,此時藉由中研院自有機房與聯外專線的頻寬優勢,也確實給國內開源活動的發展,浥注了一些必要的資源與協助,然而十年過後,SourceForge仍然是最大的開源軟體專案倉儲,但實際使用其平台工具來共工開源專案者,已愈來愈少,這樣的發展也是OpenFoundry具體面臨到的現實,而GitHub、Google Code的商業發展,也愈趨蓬勃;可以說,OpenFoundry以研究機構裡有限的資源,向來推展的態度是建立一個游泳池,協助開源活動的參與者得到必要的技法,然後能夠善泳至溪流或國際化的大海去,而今國內的開源趨勢,是相關活動愈見活絡,近來國內開源界的變動大勢,也往往是由社群朋友主動發起並眾志成城,經過了這十年的環境變遷,OpenFoundry當然必須要調整它的主要架構,以切合時局的發展。所以說,專案或許是結束,即使延長,依我的認知,它也極難會是原來的Foundry,不論是成員或是執行的任務,都會有本質上的變動與改變。

就實際狀況來說,專案本來被責負的平台託管會依時序熄燈,但其上的成果必然會尋覓一個合情合理的方式,讓這些已經開源的軟體、文章、資訊,能繼續被查找到與分享到。而平台之外,部份受到需求的服務與項目,例如開源授權研究、開源活動媒合等,部份成員會另覓發展的機會,看能不能有機會將服務型態進行轉型,以讓相關服務與項目能更和成員的生涯職志結合發展。以下的資訊分享,我很不希望有人誤會了,所以必須先把消毒句寫在前面,很重要所以要寫三次:

這不是在批評中研院、這不是在批評中研院,這不是在批評中研院。

中央研究院提供了OpenFoundry一個穩定的成長環境,這件事必須要對歷年來的主事者與協力者,致上最真誠的敬意,中研院的研究員們,他們本沒有義務必然要扛這個缸,但因為在國內推動開源的發展,本就是一個正確的方向,所以部份研究員還是不計毀譽的扛了這件事下來。而OpenFoundry一直以來,多數的成員,也希望能夠為台灣開源軟體的發展與成長盡一份力。然而,然而居於公務單位,它也受限於組織賦予的行政規範,這是因為OpenFoundry所使用的是稅金撥付的科技補助預算,故業務執行處處都要受到公行政的查察和規制。在績效與規範之間,此種嚴格的拘束程度,有時實在是一個難以處理的雙面刃。而由於它在中央研究院並非常設性的研究中心,並在體制上也與中央研究院內設的聘僱機制無法完全密合,所以專案參與者的成果累積與職涯發展,亦就相當受限。簡單來說,就我個人的感受,OpenFoundry過去十年來,我們做錯了不少的事情,然而,似乎我們也做對了一些事情,也因為不小心做對了的這些事,以致目前社群的朋友、產業的朋友,在聽聞Foundry要結束之時,還會公開發表其不捨與感嘆之意。

真的是很感謝這幾年部份的計畫同仁,在跌跌撞撞之間,我們似乎還是有做對一些事,也因為這些做對的事,讓我能夠延續一些自我肯定感到現在。

所以,我對OpenFoundry年底熄燈一事,是抱持著更積極進行轉變的態度來看它。孩子長大了,也不能一天到晚留在家給父母管;留在學校當學生固然舒服,但人能一輩子留在學校唸書嗎?科技部專款補助開源發展的研究經費,從今年開始,似乎已經轉為其他項目,然而,若是科技部未來對所有的軟體開發補助案,都鼓勵或是獎勵提出申請書的團隊,能優先採用開源專案來進行開發,或是讓研發成果能建議採用開源授權的模式進行公眾釋出,那麼,開源補助經費的停止,就不能說是對開源推動的打擊,而更是一種進程的深化。而OpenFoundry的熄燈,雖然短期之間未必會有一個載體在中研院,能承接它本來協助社群朋友、提供授權諮詢的業務,不過如果參與成員能夠將開源專案的最佳實踐(Best Practice),透過實作或實業化的模式擴散至外部。

那麼,它就是一種向前的進步!

最後,我要感謝歷來共事與就Foundry事務,有過想法分享,並在處事態度與人格特質上,都讓我尊敬與感佩的同事與前輩們:

  • Freddi Chen,沒有你的參與,我認為當前不會有社群朋友,會為了Foundry的熄燈而掬下任何一滴眼淚;
  • TzuChiang Liou,永遠是我最尊敬的經理;
  • Florence T. M. Ko,沒有冬梅,哪來開源授權研究這十年的冒險與旅程呢?
  • Huiju Wu,若沒有閣下,我現在身邊也不會有兩隻拖油瓶;
  • Hanteng Liao,若不是閣下,我根本不會來這邊做事;
  • Ally Chia Hsun Wang & Meng-Hsun Wu,感謝兩位送我一個乾女兒;
  • Shih-Chieh Ilya Li,是我看過開源事務上想法最多元豐富的文播大師;
  • Marr TsungWei Hu,感謝當年決定聘用我;
  • Luoh Ren-Shan,我最欣賞的軟體攻城師;
  • Shawn Chiou,感謝在非常時刻任勞任怨的從我這接去行政管理職;
  • Aguo Wang,謝謝在非常時刻忍受我給人高度壓力的「討論信」;
  • Rock Hung,再也找不到這麼黑面黑臉的笑匠級經理;
  • Richard Lin,感謝在法政、校園,以及社群之間,跨越並建立了一個長效的作法;
  • Ant Yi-Feng Tzeng,在開源授權與資安技術兩方面都能雙管併行的奇才;
  • Anna Peng,其實沒什麼,就是想念妳的笑臉;
  • Tonya Lee,其實不該說,但也是想念妳的笑臉;
  • Yihsuan Lin,沒有懿萱,開源授權與CC授權的起手勢,我應該沒有辦法打得太好;
  • Yuwen Huang,謝謝黃律師在比較法上的協助,以及開源授權趨勢文摘方面的幫忙;
  • Ming-ting Yao Wei,整個大學和研究所都在這裡打工,希望沒有虧待你。

:)

20150202 17:25 LUCIEN C.H. LIN

2 Comments on "20150202-開源為永續、專案是一時"

  1. 林先生有自由軟體授權法律問題想請教你!

    • 您好,

      若方便,可以直接留下您的問題。

      謝謝,並敬祝 日安、健康!

      :)

      20160501 17:09 Lucien

Leave a comment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

*